碎碎念的一个号

已退圈。沦为碎碎念的小号

实用主义者加工科生的灵魂对话。


我:“大哥,我想养条狗。”我从网上看着狗的图片,觉得有点可爱。

我家先生:“可以,你想养什么。那种小狗就不要养了,没啥战斗力。”

我:“养个中型犬?”

我家先生:“金毛二哈啥的也别养,攻击力太弱,可能跟别人跑了。”

我:“养边牧德牧?”

我家先生:“嗯,牧羊犬可以,毕竟有战斗力。可有时候还是温和了点。那就养细犬之类的猎狗吧,要不养土狗。”

我:“大哥,我们楼上养猎狗合适吗?”

我家先生:“哦,那要是养不能看家护院的狗,意义何在呢?”

我:“可爱啊~”

我家先生:“可爱?我养条狗为了可爱?那我看你就够了。”

我:“那大哥你养狗为了看家护院?可是我们住楼房啊,猎狗啥的不好养。”

我家先生:“那要是其他的狗攻击力不够强,养了也没啥用。”

我:“也是哦,那要不我买点防狼喷雾然后再继续练练拳练练棍啥的?”

我家先生:“嗯,也好。靠狗保护也不一定靠谱,还是自己保护自己吧。”


。。。所以我们为啥要养狗?


“大哥,你觉得狗可爱吗?”

“我从来不觉得什么可爱,狗的作用就是看家护院。没有这个功能,可爱有啥用。”

我竟然认真思考了一下,竟然还同意了他的观点。我又向直男迈出了一大步。


“你买完本子了?这么快?”

我:“对啊!”我举起一沓笔记本给他看。

我家先生:“你也不挑挑?我看很多女生选笔记本选好久。”

我:“挑啥?纸质好,格子合适就行了呗。”

我家先生:“好看啊?女生不都喜欢好看的东西吗?”

我:“本子能用就行啊,我又看不出来什么好看难看。”

我看我家先生沉吟片刻,他应该是在想:“这就是你选了十几本光面牛皮纸封皮笔记本的理由吗?”


“大哥,我要买化妆品了~”

“说清楚先,到底是买护肤品还是化妆品。护肤品可以随便买,对皮肤有用的。化妆品就算了,只能损伤你的皮肤。”

“可是大哥,我没有这个色号的腮红,这个色号的腮红和我的吧啦吧啦很相配。我还没有这个色号的口红,色调吧啦吧啦。”

“可以很好搭配是吧?”

“嗯嗯!真的很搭的~”

“那买吧,能搭上就行,别看着好看就买,结果没用就摆在那。”

和“直男”交流真轻松。


实用主义精神在我家先生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家里的东西他只管用,衣服只管穿,至于品牌价格一概不理。别人问时也是乱答一气,七八千的东西给人家说一千多,上万的东西给人家说几千块。衣服也是随便穿,别人问多少钱一概答一两百块钱。

“大哥,你不知道价格别乱说。别人不在意也就罢了,人家要是想做个参考呢,你给人乱说价格会误导别人的好伐!而且你乱说价格别人会觉得我不懂持家的。”


从那以后我家先生学乖了:“这个是我老学妹买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回家给你问问老学妹。”


后来他师弟问他衣服从哪买的,问完就说:“我知道了,又是你老学妹买的。”

我家先生欣然点头。


我问他为啥不记住价格品牌之类的,他说:“管这个干嘛,能用就行呗。再说了,价格我是真的记不住,就听你说了一下,我就记住你说的便宜一千块钱了嘛~”

所以你把快八千的按摩椅给别人说我一千块买回来的?


“我们能不能不结婚?我以后不跟你领证哈。”我家先生这么说。

“不领不领吧,领证这么麻烦。”我如是说。

我和我家先生没有任何求婚,也没啥仪式在一起过了七年。身边很多人都以为我们领证了,到后来知道我们是未婚状态,都很震惊。

我和我家先生不以为意,过日子嘛,平平常常过就好了,要啥仪式感。我俩都是实用主义到极致的人,没了感情,结婚证都保证不了婚姻,那何必领证束缚彼此呢。


直到有一天!!!我们决定领证!!!


一天半夜我失眠了,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如果我俩不领证,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以后生病签字什么的都没有法律效力的!


我立刻给我家先生说:“大哥,我们抽空去领证吧。”

“嗯?你不是一直说不领证吗?”

。。。是我说不领证还是咱俩都说不领证?

“我怕你死了没人给你签字!”我言简意赅。

“嗯?为什么是我死?”我家先生不满意。

“那我怕我死没人给我签字,行不行?”

“那行,忙完这阵子我们去把证领了吧。”


就这样决定了领证,现在正在等这阵子忙过去。后来给朋友说起要领证,大家都很震惊且有点戏谑:“你们不是说好不领证吗?”

我俩异口同声:“我怕我俩中谁死了没人给签名。”

听者目瞪口呆,都想:这算个什么理由啊?


可惜这真的是我俩领证的唯一理由。


我们就这样决定领证了。(摊手)

失眠了,撸我家先生的靓照。想起来今天和一个孩子说到我家先生26岁博士就毕业了,那小孩不以为然:“读博干嘛,年纪轻轻头就秃了。”

我保持着平静的微笑:“你知道我家先生发量比我还多吗?”那小孩一脸质疑。我展示出我家先生的照片。

“啊?为什么他头发那么多?为什么他发际线那么低?”


原来头发才是骄傲的资本,学历啥的已经不重要了。


“为什么他还有美人尖?”那个小孩一脸震惊。

“美人尖?这个应该是真没有,他的发际线是理发师剃出来的,他实际的发际线更低。美人尖就算有也被剃了啊。”

那孩子对我保持着僵硬的微笑,撩起了刘海,露出了光洁的。。。前半个头。


现在我的问题是。。。我家先生到底有没有美人尖呢?下次别剃发际线留给我看看。🧐

啊!我看b站奇葩相亲上头了,现在天天沉迷b站无法自拔,我家先生都无法挽救我。

“哥,大家都说咱俩长得像,我说我是你妹妹别人信吗?”

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甩了给我。

“哥,我想看你去相亲。”我真的上头了。

又是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还多了一句话:“你现在天天想什么点子呢?”

“大哥,你看啊,你去相亲,我去当你的亲友团,你说我是你妹妹,或者弟弟也行啊。我当你弟弟,然后看你相亲,好不好?”我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你天天想什么呢?我干嘛要去相亲?!”

“哥哥,我想看你相亲嘛~我看那些奇葩相亲可好玩了,我想看看要是你去会怎么样。”我在作死的边缘上疯狂试探。

“先不说这种节目有剧本,我去了也一样。”不以为意关爱智障的眼神。

“为什么嘛,哥你那么好,我就想看看你去相亲会有怎样的场景。我觉得你无可挑剔啊,我想看看你去相亲女生会不会挑剔你。”

我被无情拍了一下脑袋:“你一天到晚想什么呢?只有你觉得我好,我去了也是被人拒绝的。”

“哥,你条件这么好,要学历有学历,要模样有模样。。。”我觉得我真的上头了,竟然没有发现我家先生隐隐的怒火,“哥哥,要是有机会我们去相相?我当你妹妹然后去看看。”

“你不是说当我弟弟吗?”冷漠的回应。

“哦,那我当弟弟也行吧,只要人家相信。”我还沉浸在自己YY他在相亲的场景中,一脸痴汉笑。


“现在管不了你了是吧?”我家先生平静的声音里透着危险。


“啊?哥。。。?”我觉得我是真的上头了,竟然没有发现我家先生散发的危险气息。

“唉,孩子长大了翅膀硬了,管不了了啊!”他手指轻轻在腿上敲着,“现在管不了你了啊。”最后还来了一句深深的叹息。


!!!我真的吓了一跳,这点事怎么这么严肃了?


“哥哥。。。”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诶?我好像发现他嘴角有点上翘,他一般生气会咬牙,现在好像没有——他只是佯怒。我要恃宠而骄了!


“哥,你别搞得跟把我养大了一样好吗?我是自带技能来伺候你的好伐!”理直气壮的反驳。

“你啊!就是恃宠而骄了,知道我心疼你,现在也不怕我了,管不了了啊!这孩子管不了了。”无奈宠溺笑。


最近我家先生特别喜欢看我吃饭,一脸的老父亲微笑。“哥,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养我像养一条狗啊?”

“什么狗?!我养了一个小小孩。”一脸嫌弃我的措辞的表情。

“那哥哥,如果你从小就养我,你会咋样呢?”

“咱俩只差半岁,我也是个小小孩,怎么养你啊?”

“不是,我是小朋友,你是大孩子,大人!”

“哦,那估计会养死。”

“啥?”

“我估计会养死你。”

“那你养死我咋办?”

“回到刚养你的那个时间点重新养一遍,慢慢就会养了。”

“那哥哥你打算养我到什么时候?”

“养到你能照顾我们两个的时候。”

“那哥哥你打算教我什么?”

“教你做饭。”


。。。

先生,你饭没了!

刚刚我问我家先生:“哥,你说咱俩打架谁厉害?”

“肯定是你。”

“为啥?”我家先生啥时候服过输。

“肯定是你啊,你练过拳脚,打架有经验,体力还有可能比我好。”


???为啥突然这么看得起我了。


我家先生淡淡的说:“关键是我也舍不得打你啊。”


!!!


“哥,乱拳打死老师傅你可以的。”


上周末我们去玩VR,我选了一个拳击的游戏,可惜我不会拳击,就似是而非的玩了一会儿。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我家先生一上场,根本不管啥招式,几下“乱拳”就把游戏里的对手干掉了。

我目瞪口呆——我刚刚玩的时候还躲个什么劲呢?还考虑什么出拳技巧?我莫不是个傻子。。。原来“乱拳打死老师傅”是真的啊。


哥,你赢了,从你单刀直入打拳开始,你就赢了。


香水终于配好了。感谢Dr.J的帮助(虽然没啥用)。

刚刚问我家先生:“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文案你问我?!”一脸你莫不是个智障的表情。

总之我算是调成功了,对得起四位数的香精。虽然中间在实验过程中配出了一瓶“孜然味”的,但我坚信那是劣质香精的锅。


留香时间2h左右(和古龙水留香时间差不多),花香调。

前调:薰衣草

中调:玫瑰,茉莉,茶香

尾调:玫瑰,薰衣草。


很自然的味道,绝对不是工业的香精味,毕竟是四位数的香精(我还是有点肉疼)。因为味道自然,我配的又很“自由”,我家先生给他命名“natfree”,自然又自由的意思。

我给它取了个中文名字“颉颃”,鸟自由翻飞,又借了陶渊明《归鸟》的亲近自然,回归自然之心。还有点小私心,本来想叫“交颈颉颃”,取“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之意,也算是跟我家先生能“交颈共颉颃”。但后来想了想,干嘛总是情情爱爱呢~直接叫“颉颃”吧,本来配它的时候也没想着弄情爱进去。

总之这个味道我很喜欢,出去玩的时候喷了一点,很适合夏天。可惜留香不长,这肯定是我的问题,我要再试试改配方。不过可能性不大,我舍不得拿这么贵的香精做实验。


香水里面装了点钻石点缀,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再次感谢Dr.J,希望我们还有下次一起调香的机会~么么哒~

现在我很生气!我家先生那张俊脸也无法拯救!!!

我买了一堆护肤品化妆品,然后送了我一支雅诗兰黛的口红中样。

我递给我家先生看,他问我:“这是送的啊?能不能用啊?”

我指给他看“Estee lauder”,他接过去:“雅诗兰黛啊,怎么打开?”

我当时在收拾我那一堆口红,没顾得上管他:“你试试打开啊。”


结果!!!悲剧来了!!!悲剧啊!!!


我永远想不到他在拧那只口红,也就是说他拧的时候我的口红已经顶盖了!!!


他研究了半天,也就是带着盖拧了半天!!!终于拔开口红盖:“哦~原来是拔的啊。。。”

然后半截戳坏了的口红赫然展现在眼前。我当时原地爆炸!!!原地爆炸大家能不能理解?!


我家先生一脸尴尬,尬笑道:“嘿嘿,没事,反正是赠品嘛。”看我一脸愤怒,又补充道:“没事,不影响使用吧。”


不影响使用?!那烂乎乎的截面我根本不想上嘴的好吗?!


“朱先生,你以后不许再动我的口红!我的任何化妆品护肤品你都不许碰!!!”我怕我抑制不住怒气打死他。

“诶!那正好,我正不想看你这些奇奇怪怪的化妆品呢。这个口红也是你让我打开的啊!”我家先生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我刚刚问我家先生:“先生,对此您不想说些什么吗?”

他看我在打字,说:“这不是给你单调的生活增加一丝乐趣嘛~就这么写上去!”


我问他:“你是不知道我的口红多少钱是吗?!”

“那不是送的吗?”

“那支是热门色号!”

“那不是送的吗?送的能给你送什么好东西?”

“我在他家买了两千多块钱的东西!!!”

“那那支口红值两百块钱?一千块钱?能不能让他们给你补发一支?要不我帮你把口红磨磨磨磨好?”


我不想给你解释什么叫中样,什么叫雅诗兰黛260,还有口红的价值。


现在,他还在说:“你说怎么办吧!你说怎么办嘛~我破罐破摔了!你说怎么办!”


最后一句,我现在相信你说的了,除了我也没人能看得上你了!债见!

我家先生鼻子没“瞎”

今天和我家先生聊到调香。我说:“我不打算用橘调做前调,橘调挥发速度快,大多用于前调,反正我调给自己玩,没必要那么突出层次。”

我家先生不以为意的点头。

“尾调我不打算用麝香白花之类的。。。”我看我家先生不理我,我自己叨咕。

“我就想知道白花是什么。”我家先生终于肯赏脸看我一眼了。

“白花。。。就是。。。一种花香。”我在想怎么跟他解释,“哥哥!就是詹妮弗.洛佩兹。。。”我终于想到一款他闻过而且典型的白花味道。

“不用说了,我不知道。”冷漠脸。

“GLOW!就是那只GLOW,我有段时间洗完澡用的。尾调就是白花的感觉。”

“哦,那个不是六神味吗?”我家先生不以为然。

“。。。哥哥,什么味道在您鼻子里不是六神?香奈儿5号是六神,GLOW也是六神。”

“六神也有很多种口味的。”我家先生一副“学者”表情,准备给我探讨一下六神的味道。

“什么口味?”


什么叫口味?!先生您是饿了吗?我刚“伺候”完您吃夜宵啊!


“香奈儿5号是传统六神,那瓶GLOW是蛇胆六神。”我家先生一本正经。

“那我还有哪瓶香水像六神?”我想这个人鼻子也不瞎嘛,香水分不清能分清六神。

“没了,还有冰凉六神,没有香水有那种清凉的感觉。”我家先生继续板着脸一本正经。

“哥哥,您要是喜欢,我明天混合的时候给您多加薄荷!”谢谢您放过了“冰凉的香水”。

我家先生横了我一眼:“只味道像就行了?功效什么都你就不管了?”

。。。那我给您买花露水还不行吗?!

“我给您配的香水留香时间长,还能做空气清新剂给您喷书房?”我“谄媚”笑道,希望他能支持我调香。


我家先生冷冷横了我一样:“空气清新剂就是治标不治本,只是掩盖了一些味道,你就没想过VOCs会增高吗?!”


那个不支持我调香但是明天他的书房将变成我实验室的人正在呼呼大睡。我看着他英俊的睡脸表示:如果不是你这张脸,我早就打死你了!唉。。。颜狗的悲剧啊!!!


我哥哥长得真好看!嗯!

我:“哥哥,我想看你当老师的样子。”

“当老师?我干嘛要去当老师?我又不会教小孩。”

“咱们努努力,当教授?大孩子就好教了。”

“算了吧!我不想再搞学术了,太累了!太累了!!!”我家先生觉得说搞学术累有点损害自己的形象,又补了一句,“你以为当教授容易啊,现在孩子难管着呢!”

我眼睛登时就亮了:“哥,那到时候哪个小孩不听话你给我说,我去打他!”

我家先生不认同的看了我一眼,我跃跃欲试:“到时候你指哪我打哪,好不好?”

我家先生说:“那行啊,我就不用在学校干了,现在打黑除恶那么厉害,我还带着人去打架?”

“没事的,你看我那么瘦,谁会相信这么瘦的人去打架啊!”

我家先生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那么瘦的人怎么一脚踢瓢的自行车圈?”

“。。。六年了你怎么还记得!!!那时候我还小,现在老了,打架也打不动了,我大概已经是个废人了。。。”每次提到这件事都会被他教训,我要转移话题!

“我想知道到底是哪一次你把它踢瓢的。”我家先生无视我的表演,冷漠提问。


没错,我是一生气就踢自行车,你惹我生气我总不能踢你吧!


“哥哥,其实。。。那个自行车在我第一次踢的时候。。。那次就已经被我踢瓢了。”我心虚道,“后面我也试图把它踢正啊,不是没成功吗?”委屈巴巴。



我家先生的情话

我:“哥哥,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开好吗?”

我家先生:“好啊。”

我感动的抱住了他,我家先生回抱我:“你放心吧,我们不分开,你死了我都不死,好不好?”



为啥我觉得这句话这么让人感动。。。我觉得活着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为了我,他愿意当那个最痛苦的。